超级火山有哪些,超级火山爆发的后果(图)
本文摘要:超级火山有哪些,超级火山爆发的后果(图) 全球五大超级火山的喷发之谜 如果没有最近一系列关于超级火山异常活动的报告,2012世界末日的传言在今天看来只是无稽之谈。从传言刚出现开始,好几年间,各路科学家纷纷出马,旁征博引,为2012年12月21日世界毁灭

超级火山有哪些,超级火山爆发的后果(图)

全球五大“超级火山”的喷发之谜

如果没有最近一系列关于超级火山异常活动的报告,“2012世界末日”的传言在今天看来只是无稽之谈。从传言刚出现开始,好几年间,各路科学家纷纷出马,旁征博引,为“2012年12月21日世界毁灭日”辟谣,安抚公众的疑虑。

然而,就在传言几乎尘埃落定之时,2009年7月,一则来自美国黄石公园的消息重新触动了人们的神经:公园管理局宣布,从当月23日起,黄石公园暂时闭园,停止对游人开放,理由是黄石公园火山活动加剧,“担心溢出的沸泉灼伤游客”——众所周知,黄石公园是地球上最大的超级火山,它的异常活动究竟意味着什么?在“世界末日”传言的烘托下,黄石的状况迅速吸引了全球的目光,为此,美国民间还成立了“黄石真相”组织,呼吁政府公布调查真相,然而,他们的努力只换来了官方的一句话:“与灾难相比,恐慌也许更可怕”,这句回应非常令人玩味。次年10月,黄石公园才重新开放。

似乎是与黄石火山遥相呼应,进入2011年之后,位于南美洲玻利维亚的乌图伦古超级火山也有了“不安分”的迹象。据英国《每日邮报》披露:乌图伦古火山近些年已进入活跃期,地下岩浆池正在急速膨胀,甚至已经开始影响当地的地貌,消息一出,举世哗然。玻利维亚政府赶紧出面“澄清真相”,并且和《每日邮报》打起了口水仗……后来,《每日邮报》一不做二不休,居然在报纸上发布了计算机模拟的火山喷发场景,其结果居然是世界毁灭!

如果说关于乌图伦古火山的报道还暗含着一丝炒作成分,那么,来自另一座超级火山——新西兰陶波火山的消息就要严谨得多。从2010年开始,科学家检测到陶波湖(陶波火山喷发后,在火山口形成的湖泊)湖水的酸度在慢慢升高,并导致红鲑鱼发生变异。而引起此变化的原因就是陶波火山活动的加剧,不断喷出的酸性气体在使湖水酸化。为此,新西兰政府已邀请世界各地的火山专家前往陶波,给火山“把脉”,以便做出预案。面对媒体的采访,该项调查的首席专家——澳大利亚莫纳西莫大学教授雷·卡斯言谈谨慎,但从他的只言片语中,人们已揣测到了形势的严峻。

除了上面的黄石、陶波与乌图伦古,让2012年成为“全球火山活动高发年”的还有美国加利福利亚州的长谷火山、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上的多巴火山,它们都蠢蠢欲动,在暗中积聚能量。特别是多巴火山,7.5万年前它的喷发曾让地球进入“冰川时代”,99%的人类在这场灾难中死亡。因此,多巴火山也是目前地球上“最不能喷发”的超级火山之一,但是,这“能”与“不能”仅仅是人类的一厢情愿而已……

美国黄石火山

距离喷发还有多远?

地震后第二天,科学家就发现在黄石湖的湖床底部突然隆起了一个高30多米、长600多米的“熔岩大包”。

据犹他州大学最近的监测报告,仅在2011年9月,黄石公园地区就一共监测到117次轻微地震,而这正是大火山频繁活动的征兆。

超级火山有哪些,超级火山爆发的后果(图)

方圆9000平方公里的黄石公园本身就是个巨型火山口,它是如此之大,以至于从地面上的任何角度都看不明白。

黄石公园是美国最著名的国家公园,它地跨3州(怀俄明州、爱达荷州和蒙大拿州),总面积约9000平方公里。黄石公园风光秀丽,遍布峡谷、瀑布、湖泊、间歇泉等景观,然而在上世纪50年代之前,黄石公园独特景观的成因一直都是个谜,直到后来,通过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和众多地质学家的合作研究,才最终揭开了黄石公园的成因——超级火山。

最近几年来,黄石公园火山渐渐显露出一些喷发的前兆,可还没来得及让人们走近细看,公园就被美国政府关闭(直至次年10月才重新开放)。黄石公园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又在试图掩盖怎样的秘密?实际上,一场关于黄石超级火山的探索才刚刚开始。

公园的关闭与117次轻微地震

在2009年7月23日黄石公园暂时关闭之前,这座世界上成立最早的国家公园已经持续开放了一个多世纪。对于公园关闭的原因,官方给出的解释是:黄石公园地底热能出现异常现象,担心溢出的沸泉灼伤游人。

然而,这一纸禁令对很多美国人来说并不管用——因为每年选出一段时间到黄石公园露营、野餐已成为他们的生活传统。公园关闭后,不少美国家庭依然拖家带口、开着房车从岔路进入公园,正当他们准备卸车“安营扎寨”时,公园里的种种异常却给他们带来了不安与愤怒。

“驱逐我们的竟然是国民警卫队,不是公园管理员。老天!我只是带我的家人来这里露营,他们竟然拿着枪驱赶我们,还有军犬……我当时就想,用得着这样吗?我只是来旅游的,不是来贩毒、偷猎的!”查尔斯·宾顿是后来民间组织“黄石真相”的负责人,他们一家在“非法”进入黄石公园的第三天就被驱逐,当时因拒不配合国民警卫队的行动,国民警卫队还出动了清障拖车,使用“暴力”将查尔斯·宾顿一家连人带车拖出了公园。

“在出黄石的路上,我看到了无数直升机、帐篷,还有很多带着奇怪仪器,忙忙碌碌的人。当时我就在想——难道是这些家伙在黄石发现了UFO(外太空不明飞行物)?”带着满腹狐疑,查尔斯·宾顿离开了。

就在他们离开黄石后不久,2009年8月4日,美国犹他州大学地震站监测到,在距离公园南门东南15公里处的地底发生了一次4.4级的地震。地震震级虽不大但却“非同寻常”——震源离地面仅0.8公里!地震后的第二天,犹他州大学的科学家就发现在黄石湖的湖床底部突然隆起了一个高30多米、长600多米的“熔岩大包”,这则消息很快被当地的《丹佛邮报》刊载。

起初,对于黄石公园的种种异常,普通民众并未在意,而美国官方也从没对公园地下频发的浅层地震作出任何解释,一切看似风平浪静。然而,当年11月一部好莱坞大片——《2012》的上映,瞬间将黄石公园推到了风口浪尖上。“电影《2012》说世界末日的起点就在黄石公园,这当然只是一个噱头,并不是事实。但黄石肯定隐藏了什么,这段时间傻瓜都看得出它不正常……从我祖父时开始,我的家庭每年都去那里度假,可今年它却关闭了,里面肯定发生了非比寻常的事情。”2010年4月,查尔斯·宾顿发起成立了民间组织——“黄石真相”,呼吁官方将黄石公园的真实情况公之于众。

从2010年4月到2011年9月,短短一年半时间里,“黄石真相”的成员迅速遍及美国各大州,他们以各种方式向美国官方提出质询,希望得到回复。迫于这种压力,美国政府由内政部出面,对外发布了一条消息:鉴于黄石公园近来发生的异常情况,美国地质勘探局已在公园内安装了临时地震检测网络、全球定位系统接收仪和高灵敏测热液温度器。但究竟是什么“异常情况”,仪器又检测到了什么结果,内政部只字未提。据犹他州大学最近的监测报告说,仅在2011年9月,黄石公园地区就一共监测到117次轻微地震,而这正是大火山频繁活动的征兆。

方圆9000平方公里的巨大火山口

黄石公园被正式定性为“超级火山”是在20世纪50年代,在那之前,人们虽已知晓公园的地下潜藏着一座活火山,但火山的规模大小却始终是一个谜。

要探知黄石火山的规模,首先就必须找到火山口。然而令美国地质勘测局专家们疑惑的是,寻找工作虽然已持续数年,但火山口依然不见踪影。不少科学家因此推断,黄石公园只是“板块运动活跃区”的特例,许多火山特征如温泉、喷泉、硫化氢气体泄漏区都是地球板块运动的产物,而非火山造就的。

就在这种观点渐渐占了上风之时,1959年,刚成立不久的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决定用探空气球搭载新型高空照相机,在距地面2.5万米处航拍黄石公园,美国地质勘测局的火山专家鲍勃·克里斯林森负责处理这些照片。

在接到照片的首日,1959年11月7日,鲍勃就从中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方圆9000平方公里的黄石公园本身就是个巨型火山口,它是如此之大,以至于从地面上的任何角度都看不明白。经过一年多的慎重研究,鲍勃向外界公布了黄石公园的“真面目”,消息一出,顿时震惊世界,许多的追问也随之而来:黄石公园什么时候喷发过?它还会再次喷发吗?威力又会是如何?这些问题在后续几十年的研究中,答案渐渐清晰。

历史上黄石公园总共喷发过3次,第一次是在距今210万年前,喷出的岩浆量达到2450 立方千米,火山灰覆盖了今天美国国土的1/2;130万年前,它再度喷发,但规模稍小;64万年前,黄石火山第三次超级喷发,它不仅造就了现今黄石公园的面貌,向外抛出的巨量火山灰覆盖了大半个美国。今天,在远离黄石的爱荷华州、路易斯安那州和加利福尼亚州,都还可以看到这次喷发的遗留物。

据专家测算,黄石火山的喷发周期大约是60万年,现在正进入它的新一轮喷发活跃期——黄石公园核心区已开始有岩浆溢出,随着地壳内部压力增加,一些喷泉水柱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2007年,3名黄石公园的工作人员在巡查中踏破了原本坚固的泥浆壳,跌进炽热的泥浆坑中,3人全部遇难——这场不幸肯定是由火山异常活动引起的。

随着黄石公园在2009年停止对外开放,公园的近况外人不得而知,美国政府也对最新的观测结果讳莫如深,从未正式披露。“与灾难相比,恐慌往往更可怕”,美国内政部官员休斯·兰卡希尔的一句话颇令人玩味,“其实我们都知道黄石火山喷发的后果——即使地球上所有的核弹同时爆炸,威力也不及它的千分之一,我们呼吁政府公开调查结果并不是为了制造恐慌,我们都是人类的一员,因此都有权利了解真相”,民间组织“黄石真相”的发起人查尔斯·宾顿正在努力活动,号召一些专业人士如地质专家、火山专家加入到民间调查中来。“如果远离真相,迷茫就永远也不会变为坦然,我们需要真相”——这是查尔斯·宾顿在“黄石真相”成立之初所说的一句话,今天它已成为该组织的格言。(文/韩保利 图/Toud Thompson)

乌图伦古火山

毁灭地球物种的“绝望冬季”

据英国能源公司的勘测结果,乌图伦古火山口下有一个巨大的“岩浆池”,已经不间断囤积了30万年。

乌图伦古地下不断膨胀的岩浆池也正在使地貌发生改变——冻土层渐渐融化,地表沉降日益严重。

超级火山有哪些,超级火山爆发的后果(图)

超级火山区的一大特点就是地震频繁,乌图伦古地区也不例外,全年有感地震可达上千次之多。

长期以来,位于南美洲玻利维亚的超级火山——乌图伦古在世界火山地图上都只是“挂个名”,它的详细情况由于种种原因,并未被外界知晓。然而就在2001年,随着英国能源公司地质专家的进驻,对乌图伦古火山的调查也逐渐深入。

2011年10月,英国能源公司向媒体“爆料”:经过长达10年的周密监测,乌图伦古火山已进入活跃期,地下岩浆池正急速膨胀,逐渐逼近爆发临界点。此外,地质学家还对乌图伦古火山的爆发作了计算机模拟,结果竟是“自恐龙灭绝以来地球的最大灾难”,消息一出,举世震惊,玻利维亚这个南美小国顿时成为世界舆论关注的焦点。

乌图伦古火山究竟会不会在近期爆发?爆发的真实后果又将是什么?调查仍在继续……

火山爆发将带来“绝望冬季”?

过去的2011年对于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来说绝对是喜忧参半,这一年,全球最大的锂矿在玻利维亚西南的乌尤尼地区被发现,储量竟占到世界的一半。从锂矿中提炼出的金属锂是制造锂电池的主要原料,而锂电池已经在手机、电脑、电动汽车领域获得了极大应用,“就能源而言,玻利维亚将成为南美洲的中东”——2011年8月6日,莫拉莱斯在玻利维亚国庆日上自豪地宣布,这个贫穷的农业国终于看到了脱胎换骨的机会。

可惜还没能高兴多久,英国《每日邮报》公布的一则消息如同一盆冷水,浇到了玻利维亚人的头上:紧邻乌尤尼地区的超级火山乌图伦古正以惊人的速度膨胀,势不可挡,喷发“已进入了倒计时”。

从世界超级火山的谱系上看,乌图伦古并不出名,这一方面是由于它僻处玻利维亚西南荒漠地区,历来人迹罕至;其次是它已30万年未曾喷发,地表火山活动也不剧烈,很难让人将它与超级火山联系起来。而乌图伦古火山进入科学家视线的时间也很晚,2001年初,玻利维亚政府委托英国能源公司对国内的锂矿资源进行勘测,同时也对乌图伦古火山作一下危险性评估,为后续的矿藏开发做准备。可令人万万没想到,就这类似“搂草打兔子”的简单勘测竟引出了一个惊天新闻。

据英国能源公司的勘测结果,乌图伦古火山口下有一个巨大的“岩浆池”,已经不间断囤积了30万年,里面容纳了多少熔岩现在很难估计,唯一能观测到的就是“岩浆池”在迅速扩大、隆起,2001到2011的10年间体积竟突然膨胀了17%。在向《每日邮报》发布消息前,地质专家们也用电脑模拟过乌图伦古火山的喷发场景,结果让每一个人瞠目结舌:如果火山全面喷发,地球将面临自恐龙灭绝以来的最大灾难,那时,不光玻利维亚人的“发财梦”会被火山摧毁,喷涌的火山灰和硫化氢气体将达到大气平流层,并随着大气环流蔓延全球——它们仿佛一个罩子把地球牢牢地罩住,阳光无法穿透,气温急剧下降,毁灭地球物种的“绝望冬季”因此到来。

尽管在接受《每日邮报》采访时,地质学家就特别声明目前研究还不全面,关于火山喷发的后果也只是部分推测,但这已经大大惹怒了玻利维亚政府——他们认为英国能源公司的这一做法“别有用心”,目的是对玻利维亚锂矿开采环境造成负面影响,从而压低开采成本(由于经济、技术落后,玻利维亚暂时无法大规模开采锂矿,只能将采矿权转包)。英国能源公司当然不承认这个指责,双方在国际上打起了“口水仗”,你来我往,好不热闹。吵到后来,玻利维亚政府和英国石油公司终于达成妥协:在合同期内,英方可以继续勘测锂矿藏和乌图伦古火山,但勘测结果不得随意发布,必须经由玻方同意。于是,自2011年9月以后,有关乌图伦古火山的任何消息再未见诸报端,一切皆被神秘掩盖。

沸腾的岩浆,融化的地表

与乌图伦古火山毗邻的是玻利维亚著名的风景区——乌尤尼盐沼,早在上个世纪初,乌尤尼盐沼就因“如天堂般的梦幻风景”而享有世界声誉,每年到此观光的游客络绎不绝,许多顶级的摄影作品也拍摄于这里。

自从乌图伦古“超级火山”的面目曝光以后,不少前往盐沼的游客都会顺道参观乌图伦古火山,这就为当地的牧羊人带来了好处——他们为这些外国人充当旅行向导,获得收益。由于乌图伦古火山区面积广大,游客乘坐火车抵达火山区边缘后,还要换乘吉普走上一天一夜才能接近火山核心区域。为了解决这些人沿途的食宿,玻利维亚旅游部门特地在火山区的奇瓜纳和阿洛塔两地设立旅行驿站,方便游人往返。

乌图伦古火山区的平均海拔在3200米以上,因日照强烈,白天气味可达25℃以上,而夜间往往又会跌至零下20℃。按理说,在这样的地方修建房屋必须注重防寒保暖,建筑物的墙体也要坚固、厚实才行。可出人意料的是,奇瓜纳、阿洛塔两地的旅行驿站全是临时建筑,用木板、泡沫塑料板搭建而成——房子修成这样,并不意味着玻利维亚旅游部门“疏于职守、偷工减料”,此举正是顺应了当地的特殊地质环境。

超级火山区的一大特点就是地震频繁,乌图伦古地区也不例外,全年有感地震可达上千次之多,传统建筑抗震性差,根本不适合建在这里。此外,乌图伦古地下不断膨胀的岩浆池也正在使地貌发生改变——冻土层渐渐融化,地表沉降日益严重,据当地牧羊人讲,他们祖祖辈辈放牧的草地已有很多成为沼泽。因为地基不稳,新修的房屋也有可能在一夜之间垮塌,这片黏稠晃荡的大地似乎已准备好吞噬一切。

为了稳定舆论,安抚民心,玻利维亚内政部长塞尔希奥于2011年11月莅临乌图伦古,亲自为一队游客驾车穿越火山区,他的目的很明确,无非是想向外界释放这样一个信号:“乌图伦古火山是很安全的,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就在塞尔希奥离开后的第4天,2011年11月8日,乌图伦古火山奥亚圭火山口小规模喷发,几千立方米火山灰倾泻而出。尽管从规模和持续时间看这次喷发都微不足道,但它的意义却非比寻常——奥亚圭火山口沉寂已久,它的上个活跃期距今足有27万年了。

可能是为了不引起社会恐慌,玻利维亚国内媒体对奥亚圭火山口的喷发并没有过多渲染。可此事件已让英国能源公司的地质学家们兴趣高涨,短短几天内,他们就提出了很多条解决火山威胁的建议,例如:可以在大规模喷发前通过人工引爆,在乌图伦古火山区南缘岩浆池最浅处制造一个开口,先行释放一部分火山物质,从而降低岩浆池内压,延迟爆发时间。然而,这项看似“合理”的建议却引来一片质疑,玻利维亚政府对此也不置可否——超级火山如同一颗悬在人类头上的重磅炸弹,要把它安全移除绝非易事,对此必须慎重,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文/陶谦 图/Bill Gratton)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