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带兵捉奸宋美龄,宋美龄察觉后打人(图)
本文摘要:蒋介石带兵捉奸宋美龄,宋美龄察觉后打人(图) 核心提示:极善察言观色的考尔斯看到蒋介石的脸色变了,便千方百计地找话与蒋交谈,尽力将蒋在桌子上的时间拉长些。蒋介石心里有事,考尔斯只是勉强应付。宴会刚开始的友好气氛,这时不但烟消云散,而且还相当

蒋介石带兵捉奸宋美龄,宋美龄察觉后打人(图)

核心提示:极善察言观色的考尔斯看到蒋介石的脸色变了,便千方百计地找话与蒋交谈,尽力将蒋在桌子上的时间拉长些。蒋介石心里有事,考尔斯只是勉强应付。宴会刚开始的“友好”气氛,这时不但烟消云散,而且还相当紧张。

本文摘自:光明网,作者:汪幸福,原题为:《宋美龄与美国政客威尔基的一,夜,情》

20世纪中国政坛风云人物宋美龄已过百岁,至今仍住在美国。1927年12月,她与蒋介石结婚后,又做夫人又做官,成为中国当代一名颇具传奇色彩的女人。

宋美龄是名人,也是女人,她与其他普通女人一样,也有七情六欲。她在嫁给蒋介石之前,受的约束虽然较大,言与行还是不太规矩,社会上对她已有舆论。她与蒋介石结婚后,社交范围扩大,接触的人也多了,行为变得更不规矩,对家庭也不怎么负责任。

蒋介石带兵捉奸宋美龄,宋美龄察觉后打人(图)

威尔基1892年出生在美国西部,青年时期当过律师,并任过一家电力公司的经理。他虽然未在政府中担任过重要职务,也不是很有名的政治家,因其豪爽热诚,才华横溢,精力过人,形象也较好,受到很多共和党人的赞赏。

罗斯福与威尔基既是政敌,又是朋友。早在威尔基是民主党党员时,罗斯福就很喜欢他,并要他做国务卿。罗斯福第三次当选总统后,对他好感不减,多次在公开场合称赞他是美国的优秀政治家,要予以重用。不久,罗斯福将他作为“总统代表”,派到世界各地访问。

1942年8月26日,威尔基作为“总统代表”来中国访问。国民党政府考虑到威尔基在1940年大选中的优异表现和与罗斯福总统的特殊关系,对他这次访问极为重视。重庆当时是国民党政府的“战时首都”,威尔基未到之前,蒋介石就向重庆市长吴国桢下令,威尔基一行到达重庆时,要动员全体市民上街欢迎,街道也要打扫得干干净净,而且还要张灯结彩,鞭炮齐鸣。

据当时的报纸报道,威尔基8月26日到达重庆时,国民党组织的欢迎队伍达数十万人,长达11英里。还准备了大量的青天白日旗和星条旗及五花八门的鞭炮。在中华民国的历史上,对一个不是元首的外宾搞这样高规格的欢迎仪式,可说是史无前例。

威尔基到重庆后,住在宋子文的豪华公馆里。蒋介石多次带着宋美龄拜会威尔基,宋美龄英语甚好,蒋介石与威尔基谈话时,均由宋美龄任翻译。

这位威尔基当时虽满50岁,因保养有方,仍然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欲火甚旺,对女人很有吸引力。

宋美龄从第一次跟蒋介石拜访威尔基时起,就被威尔基的优美谈吐和风度所倾倒。她利用给威尔基译话的机会,频频向威尔基传情,威尔基自然心领神会。他们还用英语互相称颂、赞美。

蒋介石每次与威尔基会谈完毕,宋美龄便与威尔基有依依难舍之感。

甚爱疑人的蒋介石,对威尔基与宋美龄的感情不断加深不但毫无察觉,反而还对威尔基进行肉麻的吹捧和赞扬。

蒋介石怎么也没有想到,受他赞扬的这位威尔基借这次“访问”之机,正在与他的妻子加强“密切联系”。

3日晚上,蒋介石举行欢迎威尔基的盛大晚宴。国民党要员、美国驻华大使馆的头目、中央社、《中央日报》的资深记者均应邀出席。

在首席上就坐的有蒋介石、宋美龄、孔祥熙、威尔基及另几位国民党要人。威尔基坐在宋美龄右边。随同威尔基访问的另一位美国外交官迈克·考尔斯被安排在另一席上。

威尔基与宋美龄在席上边吃边交谈,两人亲热无比。蒋介石不懂英语,两人谈了些什么,他一句也不清楚。他见宋美龄与威尔基打得很火热,认为这是中美“友好”的象征。威尔基怕蒋受到冷落,不时向他投个笑脸,他也用笑回敬威尔基,以示友好。他们的这些动作,都没有逃过坐在另一席上的考尔斯的眼睛。

宴会进行到中途,宋美龄不顾蒋介石及姐夫孔样熙在身旁,也不考虑这是在外交场合,斗胆地邀威尔基到她的公寓去。威尔基见宋美龄对他如此“深情”,也顾不得影响了,答应马上离席。

威尔基是个极机智、聪明的人。他深知,他与宋美龄一起出去,有可能引起蒋的怀疑。为了不出问题,必须把蒋介石稳在宴席上。威尔基想到这里,将蒋介石的卫士招拢来说:“你去把我们的考尔斯叫过来,我要对他讲一件重要事情。”

考尔斯马上过来了。

威尔基对考尔斯说:“过一会儿,我和蒋夫人出去有点事,你到我这个位子上来陪蒋委员长。”考尔斯听后,明白了威尔基叫他来这一席的目的,是为他与宋美龄“幽会”做掩护的。

大约过了5分钟,威尔基与宋美龄双双借故离席。

一出宴会厅,宋美龄像久别的妻子见丈夫,将威尔基的手臂挽着大步向停在门口的轿车上走去。车子载着这对“情人”飞快驶向重庆市中心的妇幼医院。

宋美龄是这家医院的创办人,她在顶层专设了一个“公寓”。过去,她很少来这个无人知道的“公寓”“休息”。

一小时后,宋美龄和威尔基还未回席,蒋介石对他们有怀疑,脸上露出了不悦的神色。由于这是外交场合,他忍住没有发火。

极善察言观色的考尔斯看到蒋介石的脸色变了,便千方百计地找话与蒋交谈,尽力将蒋在桌子上的时间拉长些。蒋介石心里有事,考尔斯只是勉强应付。宴会刚开始的“友好”气氛,这时不但烟消云散,而且还相当紧张。

又过了一刻钟,蒋介石终于忍不住了。他站起身,向站在门口的卫士连连拍手,示意他们过来。三名卫士拢来了。他对卫士们说:“我要回去。”接着,他向考尔斯打了一声招呼,匆匆出去了。

考尔斯也很快回到了宋公馆。他不知道威尔基与宋美龄到哪里去了,心里很着急,但又束手无策。

蒋介石回到住地未见到宋美龄,火冒三丈。他决定带着卫士去宋子文公馆,搜寻宋美龄。

到了9点,考尔斯突然听到宋公馆的中庭有人高声喊叫,心里一慌,想出去看看是怎么一回事。他正要去开门,蒋介石带着持自动步枪的三名卫士冲进来了。

蒋介石见考尔斯在屋里,感到此举失礼了。他强忍住火,向考尔斯鞠了一躬,然后问道:

“威尔基先生到哪里去了?”

“我不知道。”

“你也不知道?”

考尔斯连忙说:“蒋委员长,我向你保证他不在这儿。我也确实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

蒋介石不想多说话,掉头就走。三名卫士紧随其后。考尔斯见蒋介石招呼也不打就走了,感到事情很严重。

他急忙跟了出去,想看个究竟。

蒋介石不相信考尔斯的话。他走了十几步,又回过头四处张望。他决定在宋公馆的房子里仔细搜查一遍。他每到一个房间,先检查床底,后检查橱柜,看宋美龄、威尔基是否躲在里面。

蒋介石捉“奸”的劲头很大,而且检查得十分细。此时,他将他的身份全忘了。身为主席、委员长,亲自带着卫士搜查“奸夫”,这恐怕也是史无前例。很可惜,蒋介石演出的这幕丑戏,因中外记者们不知道没有报道出来,中华民国史也遗漏了这重要的一笔。

搜查完毕,蒋介石一无所获。他心想:在威尔基住宅未搜查到宋美龄,那就说明太太与威尔基没有不正常的关系了。于是,带着卫士匆匆离开了宋公馆。

过了12点,威尔基还未回到住地。考尔斯心里又急又害怕。他心想:威尔基是代表美国总统访问中国的,没有想到只来这么几天,就与蒋夫人勾搭上了。这事如被人传出去,肯定要震动全世界,到时,威尔基交不了差,自己也下不了台。

到了凌晨4点,威尔基回来了,而且一副洋洋自得十分快活的样子。他全然不知考尔斯内心的痛苦,绘声绘色地向考尔斯谈了他离席后与宋美龄共度好时光的情景。他还高兴地说,他已邀请宋美龄到美国去访问。

威尔基一说完,考尔斯怒不可遏地说:“你这个混蛋今天可把我急坏了!”

“怎么呢?”威尔基不解地问。

考尔斯将蒋介石来搜查他和宋美龄的情况向威尔基讲了一遍。

威尔基大吃一惊:“有这么回事呀?”

考尔斯余怒未消地说:“我承认,宋美龄是我们见过的最美丽、最聪明、最有性感的女人之一。我也看到了你们之间的巨大吸引力。但是,你们做得太疯狂了!你们这是对社会和家庭极不负责任的行为。你要注意,重庆报圈已对你们之间的关系有舆论了,只是他们慑于蒋介石的权势不敢写出来。你要知道,你是代表罗斯福总统来中国的,你还指望1944年能再度被提名竞选总统;如果民主党人知道你与蒋夫人的事,你必垮无疑。你还想过没有,你回美国时,你的妻子、儿子到机场去接你时,你有何脸见他们?”

威尔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躺在床上细细一想,感到考尔斯的话很有道理。宋美龄是蒋委员长的夫人,自己来华只这么几天,就与她如胶似漆,而且还邀请她到美国去访问。这样下去,必然会给中美两国关系惹出麻烦,也会断送自己的前途。剩下几天,要与宋美龄保持一定的距离。邀她访美的事也放到以后再说。

于是,只睡了三个小时,他便爬起来,嘱咐考尔斯说:“你到蒋夫人那里去一趟,告诉她,她这次不能与我们一起到华盛顿。”

考尔斯不想去,推说不知道宋美龄住在哪里。威尔基非要他去,他没办法,只好答应去一趟。

威尔基将宋美龄现在的住地告诉了考尔斯。威尔基虽然在短短的几天之内与宋美龄建立了很深的感情,他对她的个性和为人并不了解。他没有想到,这样的话叫另一个人去传,会给传话人带来什么后果。

考尔斯是个直性子人,说话比较生硬。他一见到宋美龄,便直截了当地对她说:“蒋夫人,你不能与我们一起到美国去。”

宋美龄吃惊地问:“是谁说我这次不能与你们一起去美国?”

“是我。”

“为什么呢?”

考尔斯耐心地对宋美龄解释道:“因为你是蒋委员长的夫人,威尔基是美国总统的代表、下一届美国总统的候选人,你们的感情再发展下去,不但政治上影响不好,也会给各自的家庭带来不幸。你们这样做是很不明智的。”

宋美龄看到眼前这位阻止她去美国的“恶人”,怒火即从胸起。她忍不住地用蓄得很长的指甲使劲地在考尔斯脸上一抓,给考尔斯脸上留下一条长长的伤痕。考尔斯没有想到宋美龄会有这么一着,对她毫无防范。待他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时,脸上的伤痕又变成一道血迹,而且疼痛难忍。

他感到自己受了奇耻大辱,恨不得狠揍宋美龄两拳头。他想到对方是蒋介石的夫人,忍住没有发火,只是用手捂住伤口,狼狈不堪地退了出来。

据考尔斯自己后来在美国出版的回忆录中说:他回国后,一些朋友和熟人问他脸上为何有疤迹,他难以回答,只有用微笑应对,脸上的伤痕过了一个多星期才好。

考尔斯此后再未在美国政界任职,专门从事出版工作,并成为美国首屈一指的出版商、亿万富翁。

威尔基回国后,自然忘不了与宋美龄的一夜“夫妻情”。他经常向罗斯福进言,要求罗斯福邀宋美龄访美。罗斯福不知威尔基的奸心,先后于1942年8月22日、9月16日两次写信给蒋介石,邀请宋美龄访问美国。

这一年的11月,宋美龄终于秘密飞到美国,与“撩人绮思”的情人威尔基再度会面……

宋美龄与威尔基的这段私情,局外人都不知道。直到1985年,迈克·考尔斯在美国秘密出版了发行百万册的《迈克回望》一书,才将此事披露于世。威尔基也在他的著作《天下一家》中,记叙了他与宋美龄交往的全过程。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