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古代官员叫大人?古代官场称谓指南
本文摘要:为什么古代官员叫大人?古代官场称谓指南 凡是看过两部古装影视剧的人,都会有一个同感,那就是无论什么朝代,只要有个一官半职,就会被尊称为大人。。。。。。 难道古代人的语言贫乏到如此地步了吗?现代人尚且有经理、局长、主任等称谓,古代人会放着那么

为什么古代官员叫大人?古代官场称谓指南

凡是看过两部古装影视剧的人,都会有一个同感,那就是无论什么朝代,只要有个一官半职,就会被尊称为“大人”。。。。。。

难道古代人的语言贫乏到如此地步了吗?现代人尚且有“经理”、“局长”、“主任”等称谓,古代人会放着那么多足以光宗耀祖的炫酷屌炸天头衔不用,而去用那个现在已经滥大街的“大人”吗?

我读书多,不会骗你,且听我娓娓道来。

“大人”一词最早见于《周易·乾卦》的九二爻辞“见龙在田,利见大人”,这里指圣人或君子,也就是身居高位的当权者,后来《墨子》中的“王公大人”也是这个意思。由于儒家又把道德高尚的人称为君子,因此“大人”也被赋予这一含义,阮籍的《大人先生传》用的就是这层意思。

然而也有例外,《后汉书·阳球传》记载中常侍程璜被称为“程大人”,《晋书·刘聪载记》记载中宫仆射郭猗也被称为“大人”,元代高明《琵琶记》中蔡伯喈称黄门为“大人”。可见东汉以来早有称内侍宦官为“大人”的先例,不过这些人官位低而权势大,这样称呼多少有些谄媚的味道。所以当人们见到高官或长者时,并不会称其为“大人”。

最初人们只是对父母、祖父母等长辈才会当面称呼“大人”,比如《史记·高祖本纪》“大人常以臣无赖”中的“大人”是刘邦对父亲的称呼,《孔雀东南飞》“三日断五匹,大人故嫌迟”中的“大人”是刘兰芝对婆婆的称呼,晚清名臣曾国藩在家书中则称呼父母为“堂上大人”。“父亲大人”、“母亲大人”的用法一直沿用到近代,时至今日也没有完全绝迹。

为什么古代官员叫大人?古代官场称谓指南

可是问题来了,那些影视剧滥用“大人”总该有个原因吧?难道那么多人喜欢认官作父?

古代官员虽然以老百姓的衣食父母自居,但是被人当面称呼“大人”也是有一个过程的。据说,跟下面这位大有关系呢!

沈德符在他的野史笔记《万历野获编》中记载了这么一件事:他爷爷沈启原在陕西做官期间,有一次去拜见中央首长张居正,居然被称呼为“沈大人”,觉得不可思议,就当成一件大事跟家里人讲。于是小沈就把这件事记了下来。

如果不是稀罕事,沈德符一定不会记下来。赵翼在《陔余丛考》中说,当面称大人“始于元明”,就算张居正不是第一个当面叫人“大人”的人,这种情况在当时也比较罕见。

王世贞《觚不觚录》记载,地方布政司、按察司、都司称总督兼巡抚为“老先生”,称巡抚为“先生大人”,而不会有“总督大人”、“巡抚大人”之类的称呼。

晚清福格所著《听雨丛谈》记载,“本朝内大臣、都统、尚书、侍郎、卿寺、学士、堂上官皆称大人”,而中允、洗马、赞善、巡城御史、掌科给事只在各自官署中称大人,出了官署就不这样称呼了。《儒林外史》第二十三回“部里大人升堂了”就是这种情况。据福格记载,“大人”这一称谓的使用范围在不断扩大、下移,咸丰以后,战乱频仍,世风也是礼多人不怪,于是知府以下官员开始滥称“大人”、“老爷”,直到民国以后才在官场逐渐革除。不过“大人”称谓深入人心,早已在民间文艺作品中生根发芽,由此造成了当今古装影视剧中“大人”满天飞的现象。

那么古代官场彼此间如何称呼呢?其实很简单,使用官衔啊!下面举几个例子:

丞相类:可以直接称呼官职,如萧何称萧相国,陈平称陈丞相;又称相公,如王粲《从军行》“相公征关右”中的“相公”指的就是曹操;担任中书令、尚书令者称令公,如郭子仪称郭令公;明清内阁大学士称中堂,因其职权近似宰相,有时也沿用古官号称相国、宰相,曾有人以“宰相合肥天下瘦”调侃合肥人李鸿章;唐宋以后,加中书、尚书、同平章事等官衔的武将、地方官也称相公,如《水浒传》中的老种经略相公,大名府长官梁中书也被下属尊称为“恩相”,后来相公也滥大街了,先在官场泛滥成灾,后在民间畅行无阻,官家子弟、丈夫、秀才,甚至男妓也被称为相公了。

尚书类:可以直接称呼官职,唐代女诗人鱼玄机有《寄刘尚书》诗;明清流行使用古官称,比照《周礼》六官分别称吏部尚书为大冢宰、户部尚书为大司徒、礼部尚书为大宗伯、兵部尚书为大司马、刑部尚书为大司寇、工部尚书为大司空,如钱谦益称钱宗伯。

地方官:可以直接称呼官职,也可以称呼任职地点;州长官称刺史,尊称使君,如刘备任豫州刺史,既可以称为刘使君,又可以称为刘豫州;郡长官称太守,尊称府君,又称明府君,简称明府;县长官称令、长,如陶渊明任彭泽县令,人称陶令,唐朝以后也以明府尊称县令;北宋以后常用刺史、太守、县令称呼知州、知府、知县,沿用至明清。

简称类:很多官衔又臭又长,用来称呼别人非常啰嗦,于是常用简称代替,若有兼职,则以最尊贵的头衔相称,如庾信官至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只称庾开府就OK了。同理,任步兵校尉的阮籍称阮步兵,任右军将军的王羲之称王右军,任散骑常侍的高适称高常侍,挂检校工部员外郎虚衔的杜甫称杜工部,《水浒传》中奉命捉拿晁盖的济州观察处置使何涛称何观察。

所以,担任沛县主吏掾的萧大人应该叫萧掾,狄大人应该叫狄尚书,也可以叫狄公,包大人应该叫包待制、包龙图,也可以叫包公,和大人应该叫和中堂。

正如《听雨丛谈》中所说的那样,晚清以前的官场,“不以大人两字为重”,称呼官衔就是最大的尊重,所以影视剧没必要舍近求远,用这么简陋的称谓将我国博大精深的官场文化一锅端掉,搞得喜欢传统文化的观众朋友们整个人都不好了。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