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宝岛中国为什么敢打苏联 苏联没料到中国不屈服
本文摘要:珍宝岛事件始末:苏联没料到中国会不屈服 1969年3月2日,中国边防军在冲突前 珍宝岛事件是中苏关系中的一件大事。它是中苏关系从恶化到破裂、边界争端日趋尖锐,并最终发展成武装冲突的结果。同时,珍宝岛事件也是影响国际战略格局的一件大事。它是中苏从同

珍宝岛事件始末:苏联没料到中国会不屈服

珍宝岛中国为什么敢打苏联 苏联没料到中国不屈服

1969年3月2日,中国边防军在冲突前

珍宝岛事件是中苏关系中的一件大事。它是中苏关系从恶化到破裂、边界争端日趋尖锐,并最终发展成武装冲突的结果。同时,珍宝岛事件也是影响国际战略格局的一件大事。它是中苏从同盟关系的建立到事实上的解体,中国摒弃“一边倒”外交方针,最终同第三世界建立广泛联系的归宿。珍宝岛事件之后,经过两国政府的谈判,冲突虽然停息,但两国之间军事对抗的格局却延续多年,对中苏两国乃至世界战略格局都产生过严重的影响。

冰点下的战斗

1969年的春天来得特别迟。尽管已是公历3月2日,农历才是正月十四。中国东北边陲黑龙江省虎林县境的珍宝岛,仍然是冰天雪地,气温为零下27摄氏度。

上午8时40分,中国边防部队派出例行巡逻分队,分成两个组对珍宝岛进行巡逻。当边防站站长孙玉国带领第一组沿着中国境内的冰道抵近珍宝岛时,苏军立即从位于珍宝岛上游的下米海洛夫卡和下游的库列比亚克依内两个地方出动70余人,分乘两辆装甲车、1辆军用带篷卡车和1辆指挥车向珍宝岛急速驶来。他们下车后就阻止中国边防巡逻分队登岛巡逻。中方第一巡逻组当即发出警告,令其从中国领土上撤走。但是苏军却摆开战斗队形,持枪步步进逼,并以1个班的兵力向中方第一巡逻组左翼穿插,企图切断中方退路。面对这种形势,中方第一巡逻组毫不示弱,继续巡逻。9时17分,苏军另一个小分队进到中方第一巡逻组的右侧。当苏方对中方形成三面包围的态势后,突然开枪射击,当场打死打伤中国边防战士6人。中方第一巡逻组忍无可忍,被迫自卫还击。中方第二巡逻组听到枪声后,在班长周登国的指挥下果断行动,给侧后的苏军以沉重打击。接着,苏军不断向中国巡逻分队开枪开炮,中国边防部队进行了英勇的抵抗。经过:1小时多的激战,中国边防部队驱逐了入侵珍宝岛的苏军。

3月15日凌晨4时许,苏军步兵60余人乘拂晓前的黑暗,在6辆装甲车的掩护下从珍宝岛北端侵入,潜伏在丛林之中,企图袭击守岛的中国边防部队。中国边防部队令营长冷鹏飞带领1个加强排立即登岛,依托珍宝岛东南的天然壕沟,与侵入的苏军对峙。8时许,入侵的苏军以装甲火力和步兵轻重武器向守卫珍宝岛的中国边防分队猛烈射击。接着,在6辆装甲车的掩护下发起进攻。冷鹏飞指挥守岛分队沉着应战,打退了苏军的第一次进攻。

9时46分,苏军的地面炮兵和坦克对中国边防部队的岸边阵地和岛上分队进行猛烈射击。接着,出动6辆坦克和5辆装甲车,越过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心线,向珍宝岛接近。苏联江岸上的大口径火炮和机枪火力也同时封锁中国江叉,拦阻中国江岸上的部队上岛支援。中国守岛分队根据苏军坦克从中国江叉迂回、登岛比较困难的情况,决定在珍宝岛西侧留置少数兵力,监视和阻击苏军的迂回坦克;集中兵力和反坦克兵器,抗击正面进攻的苏军。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战,苏军的第二次进攻被打退。

13时35分,苏军的纵深火炮、岸边坦克炮和其他火炮,在炮校机(也称侦察校射机)的引导下,对中国边防部队的防御阵地和公司边防站进行大规模炮火袭击。炮击之后,苏军100余人在10辆坦克和14辆装甲车的掩护下,又一次向珍宝岛发起猛烈进攻。苏军登岛后,分成两个梯队向岛上中国边防部队的防御正面实施轮番冲击,企图以优势兵力将中国边防部队赶出珍宝岛。中国边防部队采取近战和几个战斗小组同时围打一辆坦克或装甲车的战法,将其各个击破。经过50多分钟的激战,苏军的第三次进攻被打退。至此,3月15日的激战结束,苏军未能达到作战企图。

3月17日凌晨,苏军出动坦克5辆、步兵70余人,在炮火掩护下再次侵入珍宝岛。他们在岛上大量埋设防步兵地雷,并企图将在珍宝岛和中国江岸之间江叉上被炸毁履带的T—62型坦克拖回。为阻止敌人的企图得逞,并对敌人的炮击行动予以回击,中国边防部队炮兵群进行了猛烈的炮击。当天17时,苏军停止炮击,中国边防部队遂于5分钟后也停止反击。侵入珍宝岛的苏军在施放烟幕后,逃回了苏联境内。

3月21日晚,苏军派遣爆破组,偷偷摸向被炸坏履带的T—62型坦克,企图将其炸毁。中国边防部队发现苏军的企图后,立即组织火力将他们击退。后来,苏军为了防止坦克落人中国之手,一面用炮火阻止中国边防部队接近坦克,一面昼夜不停地炮击这辆坦克,企图将其炸毁。最终,苏军未能将坦克炸毁,但苏军的炮弹落到坦克周围后,将冰面炸裂,使坦克沉人江底。冰河解冻后,中国海军潜水人员和黑龙江省有关部门在民兵的配合下,于当年5月2日将这辆坦克捞出。后来,这辆坦克被送往北京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展出。

在3月2日、15日、17日的珍宝岛战斗中,中苏双方互有较大的伤亡。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公布的数字为:苏联方面亡58人,伤94人。其中,边防军亡49人,伤61人;远东军区亡9人,伤33人。中国方面公布的数字为:中国边防部队亡29人,伤62人,失踪1人。

为表彰边防部队保卫珍宝岛的英雄事迹,中央军委于1969年7月30日发布命令,授予边防站站长孙玉国、政治干事杜永春、火箭筒手华玉杰、班长周登国、营长冷鹏飞及副科长孙征民烈士、班长杨林烈土、副连长陈绍光烈士、副连长王庆容烈土、战士于庆阳烈士等10名指战员“战斗英雄”称号,给边防部队的侦察连、第一连和公司边防站等10个单位记集体一等功。

珍宝岛之战发生在零下20多摄氏度的冬季,气温可谓够低的了。这是自然气候。就政治气候而言,中苏关系当时处在低谷,一场武装冲突在所难免。因此,两种气候相加,使这场战斗成为名符其实的“冰点下的战斗”。

日趋尖锐的中苏边界争端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无论自然之冰,还是政治之冰,概莫如此。珍宝岛之战的起因,就缘于中苏边境领土的长期纠纷。

20世纪60年代以前,尽管中苏双方对于边界部分地段的归属存在分歧,在中苏边境地区也发生过一些冲突,但由于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和政府的克制,冲突没有扩大。中苏关系恶化后,冲突不仅越来越多,程度也越来越加剧。当时中国虽然在政治上“反修”,却不希望因边界问题进一步恶化中苏国家关系。在中国倡议下,从1964年2月至8月,中苏两国在北京举行了多次边界谈判。

谈判中,双方在界河岛屿归属问题上出现严重分歧。根据《中俄北京条约》,中俄边界东段以黑龙江和乌苏里江为界,界河中的岛屿归属在条约中并未规定。按照国际通行的规则,界河中的岛屿归属应以主航道中心线为准。在《中俄北京条约》的附图中,俄国人曾在…张比例尺小于1:100万的地图上粗略地画了一条分界线,看来贴近中国江岸,其实,这张地图非常粗糙,连江心岛几乎都没有标出,图上的红线并不表明边界线在江中的位置。可是苏联代表却根据这条红线,在其提出的地图中竟把主航道中心线中国一侧的面积约1000平方公里的600多个岛屿划归已有。

在双方争执不下的情况下,赫鲁晓夫指使苏方代表提出一项不分是非的岛屿交换方案,即这里加上一块地方,那里减去一块地方,加加减减,至于争议地区,就干脆把它一分为二。但是对于中国方面当时坚持的原则问题,即承认过去的《中俄北京条约》是不平等条约,苏联方面坚决不肯让步,认为这无异于承认自己是在享受过去的侵略成果。由于双方在边界问题上的立场对立,谈判无果而终。

谈判破裂后,苏联领导人在内部提出所谓中国想“夺回”过去失去的领土,并以此为理由向中苏边界增兵、重新把军队开进蒙古人民共和国。至1964年赫鲁晓夫下台时为止,苏联在其本土的亚洲部分和蒙古境内共驻扎兵力70万人,把军事矛头公然对准中国。

珍宝岛,位于黑龙江虎林县境内,在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心线中国一侧,面积O.74平方公里。该岛北端原与中国大陆相连,由于江水的长期冲刷,1915年形成小岛,但在枯水期仍与中国江岸相连,可以徒步上岛。因为它两头尖、中间宽,形似中国古代的元宝,故得名为珍宝岛。珍宝岛东面与苏联隔江相望,相距400余米。每到冬季,江面冰层厚达两米以上,可以通行各种车辆。珍宝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1964年中苏边界谈判时,苏方竟把它视为已有。此后,该地区开始出现摩擦。

勃列日涅夫上台后,在中苏边界问题上比赫鲁晓夫走得更远。从1964年10月15日至1969年3月15日,苏联挑起边界事件4189起,比赫鲁晓夫统治时期增加了1.5倍。

从1966年起,苏联方面开始禁止中国船只从抚远三角洲北面和东面的江面通过,并出动炮艇在江面进行阻拦。1967年夏天,苏联边防军及其阿穆尔河(即黑龙江)区舰队的人员又一再登上黑龙江主航道中心线中国一侧的吴八老岛,殴打和驱赶过去历来在岛上耕种的中国边民。根据中共中央的决定,在附近驻军和民兵的组织下,同年秋天以群众斗争的方式,以棍棒对强行闯入吴八老岛的苏军进行还击,终于将其赶出岛去。

1967年1月以后,苏军又一再侵入乌苏里江,阻止中国边防部队上岛巡逻。

从1967年11月底至1968年1月5日,对于中国边民在珍宝岛北面不远的七里沁岛进行的冰上捕鱼等生产活动,苏军连续出动人员干涉。中国边防部队在接到报告后,也前来保护岛上的群众。苏军在与中国军民争辩后,由推搡、拳打、棍击发展到鸣枪威胁。中国方面也以棍棒进行了还击。但因力量较弱,群众和边防人员共被打伤100多人,苏军只有10余人受伤。1968年1月5日,苏军还出动装甲车在七里沁岛上向完全没有武装的中国边民冲撞,当场撞死、压死中国边民4人(后又死1人)。对此,中国政府以外交方式提出严重抗议。

1968年8月,苏联入侵捷克斯洛伐克。随后,勃列日涅大公开鼓吹“有限主权论”,为武装干涉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制造理论根据,并继续向中苏、中蒙边境调集重兵。中国不能不对此严重关注,并采取警戒防御行动。于是,两国军队都出动到领土有争议的地区。边界冲突处于随时可能一触即发的状况之中。